1. <rp id="0ot8k"></rp>
    <button id="0ot8k"><acronym id="0ot8k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<tbody id="0ot8k"><noscript id="0ot8k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<em id="0ot8k"><ruby id="0ot8k"><input id="0ot8k"></input></ruby></em>

      掃一掃,免費發送至微信

      廣西南寧黑釉描金龍紋梅瓶征集交易

       
      999999元 10月07日 11:51 12次瀏覽   免費發送到微信
      廣西古蘊軒拍賣有限公司
      楊顧問
      服務簡介
      廣西南寧黑釉描金龍紋梅瓶征集交易

      清乾隆黑釉描金龍紋梅瓶,小口細頸,弧腹下收,圈足,頸部繪蕉葉紋,肩部繪如意紋,腹部繪龍紋,氣勢逼人,繪工細膩嫻熟,構圖簡練大方,造型規整,為陳設佳器,**。梅瓶也稱"經瓶",*早出現于唐代,宋遼時期較為流行,并且出現了許多新品種。
      此梅瓶圓口,短頸,豐肩,肩下漸收,瘦底圈足。造型挺拔俊朗,形體秀美。瓶身以籃彩繪五條龍紋,龍姿矯健,張口露齒,繪畫生動形象,惟妙惟肖。底款"大清乾隆年制"六字篆書款,具有極高的收藏價值。
      梅瓶也稱"經瓶",*早出現于唐代,宋遼時期較為流行,并且出現了許多新品種。近代許之衡在《飲流齋說瓷》一書中詳細地描述了梅瓶的形制、特征及名稱由來:"梅瓶口細而頸短,肩極寬博,至脛稍狹,抵于足微豐,口徑之小僅與梅之瘦骨相稱,故名梅瓶。"關于梅瓶的用途,磁州窯白地黑花梅瓶器腹有"清沽美酒"與"醉鄉酒海"的詩句。梅瓶既是酒器,又是一件令人愛不釋手的觀賞品。梅瓶紋飾特殊,其寓含的圖像學含義值得進一步探究。瓶身所繪四龍中有一正面立龍形象,口齒微張,雙目圓睜,須發飄散,不怒自威,特別之處在于爪為三爪,十分少見。“三爪龍”在唐、宋、元為龍紋的主體,如宋代定窯、磁州窯,元青花和藍釉留白器、白釉樞府器上的龍紋。清代較少出現,故揣摩此梅瓶所繪三爪龍紋,當有摹古追宗之意,是對盛唐氣象和蒙元大帝國的致敬。考察所見各種重要公私出版物及國際拍賣紀錄可發現,三爪龍的紋飾于雍正時期有所出現,如雍正青花礬紅“水波云龍”折沿大盤,盤心正面立龍為五爪,盤內壁各有一翼龍、行龍為三爪;再如清雍正青花海水龍紋長頸盤口瓶,主體紋飾為五爪大龍高高在上,三爪幼龍在下昂首呼應,寓蒼龍教子之意,其中五爪龍象征皇帝,三爪龍象征皇子。是體現雍正與皇子父子情深的一件器物。而如此件梅瓶所繪之“三爪正面龍”形象未見雍正一朝出現,似為乾隆朝的獨特創造。推想其含義,其一,承繼前述雍正蒼龍教子之圖式,“三爪龍”皇子弘歷此時已繼承大統,成為天子,故應以正面龍表現天子形象,但為尊懷父皇,仍然以五爪減二的三爪形式表現當朝天子乾隆本人,亦寄托緬懷雍正之情。其二,則似應為數字“三”與“干”卦三爻圖像的關系。“干”卦為天,剛陽剛健,“自強不息”,代表皇帝的至尊,又為“乾隆”的年號,“干”六爻皆盈滿,故肥潤,圓滿亨通,成功盛大,大吉,*受乾隆帝尊崇。干卦圖像為“≡”,為乾隆帝的圖像徽記和吉祥數字,雙龍捧“≡”圖像在乾隆帝御用璽印中經常出現。故三爪龍為乾隆推衍的圖像象征的另一種形象表現,三爪正龍即為乾隆帝本人的化身。三為多,為極,是《老子》“三生萬物”的思想體現。一龍為正,三龍為輔,三三見九,都是哲學化的“三”的圖像學體現。
      此外纏枝蓮配龍紋圖案在雍乾御瓷當中是非常罕見的紋飾,*早見于雍正青花御瓷大盤,可參考倫敦佳士得1994年秋拍第8號拍品、香港佳士得2001年春拍第0609號拍品“清雍正 青花穿花龍紋大盤”。與之完全相同圖案、尺寸的青花大盤在乾隆朝延續燒造,據乾隆三年《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·江西》記錄:
      “六月二十五日:七品首領薩木哈、催總白世秀來說,太監高玉交……宣窯串花青龍大盤一件……傳旨:交與焼造磁器處唐英照樣焼造。”
      這是乾隆朝關于御瓷燒造使用此類纏枝蓮配龍紋的*早記錄,據此可以表明,此圖案的出現不會早于乾隆三年。而這類大盤與本品*大之區別在于中心立龍的形象不同,前者是翼龍,左右繪以二翼,后者則是標準的立龍。檢閱目前公私典藏資料,乾隆御瓷當中同類裝飾風格的瓷瓶見于著錄僅為四件,分別是香港佳士得1991年春拍第569號、2001年秋拍第814號拍品和香港蘇富比1989年春拍271號拍品、倫敦蘇富比2005年秋拍第327號。其中與本品在構圖和立龍形象*為接近者則是香港佳士得2001年秋拍第814號拍品和倫敦蘇富比2005年秋拍第327號“清乾隆 青花穿花龍紋雙耳大壺”,雖然器型不同,但是三者皆是上下各裝飾一道海水浪濤紋,中間則是主題紋飾,三爪立龍的形象繪畫如出一人之手,顯然三者具有相同的粉本,而且燒造時間非常相近。
      梅瓶是乾隆朝經典的陳設御瓷,品類多樣,裝飾豐富,而且量少而質精,其中青花一項多為摹古之作,傳世所見為兩類,一是青花折枝花果紋,一是穿花龍紋(本品),而存世數量后者遠遜于前者,異常珍稀。對于乾隆朝青花摹古梅瓶的具體燒造時間,查閱清宮檔案僅一處記載,見乾隆三年《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活計檔·江西》記錄:“六月二十五日:七品首領薩木哈、催總白世秀來說,太監高玉交……宣窯青花梅瓶一件,宣窯青花三果梅瓶一件……傳旨:交與焼造磁器處唐英照樣焼造。”往后數十年的檔案記載再也沒有見到燒造青花梅瓶之信息,由此可以推斷本品的燒造時間是在乾隆三年左右,為唐窯承命摹制宣窯梅瓶的佳器,是乾隆青花梅瓶重要而珍罕的代表

      百姓網提醒您:1)接受服務前請仔細核驗對方經營資質,勿信夸張宣傳和承諾 
      2)任何要求預付定金或付款至個人賬號的行為,均可能存在詐騙風險,請提高警惕
      3)百姓網平臺不介入任何交易過程,請仔細閱讀防騙提示,以免蒙受損失

      特價專區
      BT小鸡